石家庄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内饰

对于傅雷的严厉管教

时间:2020-03-13 来源网站:石家庄汽车网
对于傅雷的严厉管教,傅聪虽然说“没有一丝怨怼”,“他当年对我的惩罚,我都记不起,一点也记不起”,但是1958~1966年,他给傅雷的回信很少。

自1981年出版以来,《傅雷家书》畅销中国数十年,时常被各级教育部门列在中学生“必读书目”之中。


事实上,这本书中的很多内容,并不适合中学生阅读。


一位“讨人厌”的父亲


傅雷为人严肃、性格爆烈。


反映在其对傅聪、傅敏兄弟的教育中,就是常说的“棍棒式家教”。


傅聪曾说起鼻梁上面的伤疤:


“就是五岁时,有一次,他(指傅雷)在吃花生米,我在写字,不知为什么,他火了。一个不高兴,拿起盘子就摔过来,一下打中我,立即血流如注,给送到医院里去。”


傅聪还说到练琴偷懒时,父亲的严厉管教:


“我一面练琴,一面看《水浒传》呀!就是这样,这里是琴谱,我就automatic的练(弹琴示范),忽然,背后天喝一声,就像《水浒传》里形容的一样。我爸爸走路没有声音的,忽然走到背后,这就给打得半死!”


傅雷的次子傅敏也回忆:


“在小时候,父亲打我们,而且父亲有这样的特点,你越哭,他越打,我当时真的恨得咬牙切齿。但是,每一次挨打,我都明白原因,有时是调皮捣蛋,有时是做错事,比如撒谎。”


朋友的记忆中,傅雷的教子风格同样如此。杨绛曾回忆,有一次她和钱钟书等人在傅家做客,傅聪、傅敏在楼梯旁偷听,傅雷“一声呵斥,两孩子在登登咚咚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里逃跑上楼”,傅雷夫人朱梅馥赶忙过来劝解。过了一会儿,傅雷发觉他们还在偷听:


“只听得傅雷厉声呵喝,夹杂着梅馥的调解和责怪;一个孩子想是哭了,另一个还想为自己辩白。我们谁也不敢劝一声,只装作不闻不知,坐着扯谈。傅雷回客厅来,脸都气青了。”



傅雷和傅聪在一起


对于这种家教方式,傅雷后来也自觉不妥。《傅雷家书》中收录的第一封信,就是傅雷向傅聪表示“悔意”的:


“孩子,我虐待了你,我永远对不起你,我永远补赎不了这种罪过!这些念头整整一天没离开过我的头脑,只是不敢向妈妈说。”


第二天,傅雷继续在信中说:


“可怜的孩子,怎么你的童年会跟我的那么相似呢?我也知道你从小受的挫折对于你今日的成就并非没有帮助;但我做爸爸的总是犯了很多很重大的错误……跟着你痛苦的童年一齐过去的,是我不懂做爸爸的艺术的壮年。幸亏你得天独厚,任凭如何打击都摧毁不了你,因而减少了我一部分罪过。”


实际上,傅雷此后的教育理念并没有太大改变。只是儿子不在身边了,一方面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思念;另一方面就是想继续打,也打不到了。


傅聪离开上海后,傅雷习惯性地希望继续掌控他的生活。


1954年7月的一封信中,傅雷说:


“孩子,希望你对实际事务多注意些,应办的即办,切勿懒洋洋的拖宕。夜里摆龙门阵的时间,可以打发不少事情呢。宁可先准备好了再玩。”“要嘱咐你的话是说不完的,只怕你听得起腻了。可是关于感情问题,我还是要郑重告诫。无论如何要克制,以前途为重,以健康为重。在外好好利用时间,不但要利用时间来工作,还要利用时间来休息,写信。”


在同年8月的信里,傅雷又对傅聪说:


傅聪当时20岁,早已成人,傅雷竟然还要絮絮叨叨、事无巨细地给予指导。显然,在傅雷心中,从未将傅雷当作一个成人看待。现代家庭教育提倡父母和子女的平等,强调子女的独立性,而不能被父母任意“安排”。傅雷的家庭教育,无疑是相当传统、落后的。


而现代家庭教育通常的要求是,父母必须培养孩子的自主意识,让他早日对事物产生自己的判断。


1954年9月,傅雷收到傅聪从波兰寄来的照片,回信说:


在这封信中,傅雷对于一张没有写清拍照时间、地点的照片,都要一一询问;对于信封上文字的大小,都要详细指导,可见其对孩子的控制欲有多强烈。


及至1960年,傅聪在英国和弥拉·梅纽因结婚后,傅雷的嘱咐更日益多起来。这一年的11月26日,傅雷给傅聪的信中说:


“还有一件事,妈妈和我争执不已,不赞成我提出。我认为你们都还年轻,尤其弥拉,初婚后一二年内光是学会当家已是够烦了,是否需要考虑稍缓一二年再生儿育女,以便减轻一些她的负担,让她多轻松一个时期?妈妈反对,说还是早生孩子,宁可以后再节育。但我说晚一些也不过晚一二年,并非十年八年;说不说由我,听不听由你们;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朋友之问尚且如此,何况父母子女!有什么忌讳呢?你说是不是?我不过表示我的看法,决定仍在你们——而且即使我不说,也许你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。”


傅雷甚至还专门写信,意图指导儿媳弥拉的生活。他在1961年5月的一封信中说:


“从你婚后,我觉得对弥拉如同对你一样负有指导的责任:许多有关人生和家常琐事的经验,你不知道还不打紧,弥拉可不能不学习,否则如何能帮助你解决问题呢……特别在人生的淡泊、起居享用的俭朴方面,我更认为应当逐渐把我们东方民族(虽然她也是东方血统,但她的东方只是徒有其名了!)的明智的传统灌输给她。”


同年6月,傅雷又嘱咐傅聪:


“说到弥拉,你是否仍和去年八月初订婚时来信说的一样预备培养她?不是说培养她成一个什么专门人才,而是带她走上严肃、正直、坦白、爱美、爱善、爱真理的路。希望你以身作则,鼓励她多多读书,有计划有系统地正规地读书,不是消闲趋时的读书。你也该培养她的意志:便是有规律有系统地处理家务,掌握家庭开支,经常读书等等,都是训练意志的具体机会……做人是整体的,给我们经常写信也表示她对人生对家庭的态度………”


在《傅雷家书》中,傅雷表现了对傅聪、傅敏的深爱,但并没有真正的平等交流,经常会给出指导式、命令性的建议。


对于傅雷的严厉管教,傅聪虽然说“没有一丝怨怼”,“他当年对我的惩罚,我都记不起,一点也记不起”,但是1958~1966年,他给傅雷的回信很少。傅聪自己的解释是:


“我不敢写,我只写这么少的信,只要随便说一句,一个小小的感想,就引起了父亲这样的反应,如 大海,源源不绝而来,我要再多写一些,那更不得了,那就什么也不必干,钢琴也不必练,整天得写信了!”


由此来看,对傅聪来说,《傅雷家书》中的那些信件,在某种意义上,也属一种“负担”。


很多不易理解的内容


在《傅雷家书》中,除谈音乐、艺术外,傅雷还时常大篇幅向傅聪介绍国内的新变化及自己的政治生活,以期教育傅聪。


比如1956年4月,傅雷在信中说:


“看了二十几种创作以后,我受了很深刻的教育。党在各方面数十年来艰苦斗争,我以前太不了解了;人民大众为了抗日、反封建、反敌伪、反蒋等等所付的血汗与生命的代价,所过的非人的惨酷的日子,也是我以前不了解的。我深深的感到无仇恨即无斗争,即无革命。”


他还回顾自己的过往人生:


“因为出身是小地主,多少是在剥削人的地位,更不会对社会制度有如何彻底的仇恨;只是站在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的立场上,凭着单纯的正义感反对腐败的政府。这是很幼稚的反帝反封建思想,绝对不会走上真正革命。”


同年6月,傅雷又说起自己去安徽参观淮南煤矿的敢想:


“祖国的建设,安徽人民那种急起直追的勇猛精神,叫人真兴奋。各级领导多半是转业的解放军,平易近人,朴素老实,个个亲切可爱。佛了岭的工程全部是自己设计、自己建造的,不但我们看了觉得骄傲,恐怕世界各国都要为之震惊的。科技落后这句话,已经被雄伟的连拱坝打得粉碎了。”


当然,傅雷有时在信中也会表露一些不满。


如他1956年8月写道:


“北京办莫扎特纪念音乐会时,周扬当主席,说莫扎特富有法国大革命以前的民主精神,真是莫名其妙。我们专爱扣帽子,批判人要扣帽子;捧人也要戴高帽子,不管这帽子戴在对方头上合适不合适。马思聪写的文章也这么一套。我在《文艺报》文章里特意撇清这一点,将来寄给你看。”


1958年12月,傅聪从留学地波兰“叛逃”英国。由于上海市领导石西民的关照,傅雷被获准继续同傅聪通信。1959年10月1日,傅雷在信中对傅聪一边安慰,一边提醒:


“孩子,十个月来我的心绪你该想像得到;我也不想千言万语多说,以免增加你的负担。你既没有忘怀祖国,祖国也没有忘了你,始终给你留着余地,等你醒悟。我相信:祖国的大门是永远向你开着的。”


“你如今每次登台都与国家面子有关;个人的荣辱得失事小,国家的荣辱得失事大!你既热爱祖国,这一点尤其不能忘了。”


1961年4月,傅雷又在信中赞扬傅聪:


“你的天赋禀资越来越有所发挥;你是对得起祖国的儿子!你在非洲看到欧属殖民地的种种丑恶行径而感到义愤填膺,这是难怪的……你拒绝在南非演出是绝对正确的;当地的种族歧视最厉害,最叫人不可忍受。听到你想为非洲人义演,也使我感到十分高兴。了不起!”


对于上述内容,经历过那些年代的人,有亲身体会,理解起来不难。但今天的中学生,普遍不具备完整的当代史知识,在《傅雷家书》中读到这些内容,又无相应可参考的注解资料,必然会生出种种误解。


综而言之,《傅雷家书》是理解傅雷的绝好材料。但是其中的教育理念、政治内容,或者过时,或者不易理解,并不适合作为“中学生必读书目”。


参考资料:


傅敏编《傅雷家书》,三联书店1981年。


金圣华编《傅雷与他的世界》,三联书店1997年。


(编辑:王怡婷)

乌鲁木齐治疗妇科方法
增生性关节炎的发
如何调整经间期出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