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资讯

十个九环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 来源网站:石家庄汽车网

“十个九环,很不错的成绩!”欣慰地点了点头,洪教官目光一扫,朗声道,“下一个同学!”

口令下达后,一个身穿笔挺作训服的女同学英姿飒爽地走到了打靶场。她的出场,引来无数道热辣辣的目光。

在同学的眼里,这个名叫一墨的女孩儿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不但长得漂亮,而且在每个科目的测试成绩都名列前茅,她一出场,无数目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。

一墨缓缓走到打靶场,平稳地端起枪来,瞄准、射击一气呵成,没有任何多余动作。

待十发子弹打完后,洪教官微微皱起了眉头,语气略微严厉道:“一墨同学,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好苗子,你的一些成绩我也曾与领导汇报过,大家都很看好你。”

洪教官说这话的时候,周围的同学都无比羡慕地看着一墨,要知道,洪教官所在的部队是何等的优秀,而一旦被他选中,那么一墨的未来将是何等的不可限量?

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对一墨的未来报以憧憬之时,洪教官却冷哼一声,话语中带着几分严厉道:“可是,今天你的打靶为何如此毛躁?难道说你请假回家这件事影响了心情?有些话,我曾不止一遍地说过,打靶时切记要慢,要稳!”微微摇了摇头,洪教官极不情愿地宣布着成绩,“一个十环,九个脱靶!成绩为不合格!”

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,一墨行了一个军礼:“报告!”

正要喊下一个同学的洪教官愣了片刻,目光重新扫向一墨,略微有些失望地说:“一墨同学,你还有什么事?不要耽误了其它同学的测试!”

“报告长官,请您仔细核实我的成绩!”

洪教官是‘飒爽英姿女警学院’特聘来的警队精英,听到一墨的报告后,迟疑了片刻,之后极不情愿地向后退了两步,目光重新落在靶心上。

仔细看了足足有1分钟之久,教官这才皱了皱眉,声音低沉地宣布道:“成绩更改一下,一墨同学打出了十个十环的成绩,十枪同中靶心!”

此话一出,身后同学的脸上无不写满了惊讶的表情,要知道,十个十环已是无比恐怖,十枪同中靶心,这又是何等的不可思议?

接下来的测试,尽管也出现了不错的成绩,却没有人能比得上一墨所兰晓萌编译自《大西洋》月刊创造的那般逆天。

当最后一名学员测试结束后,洪教官才宣布解散,所有同学听到‘解散’两个字后,如临大赦般地朝浴室走去,一墨也急匆匆跑向寝室。

拉好窗帘,换好一件短裙后,一墨戴上了一个内嵌式耳机,对着镜子看了看,对效果很满意。

做好这些,一墨谨慎地走到柜子旁,确认周围没人后,才小心翼翼地在里面拿出一个古朴的皮箱子,皮箱看起来可有年头了,上面的深棕色皮质外表都失去了原有的光泽。

抬起胳膊,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一墨皱了皱眉,像是自言自语道:“老祖宗,一切准备完毕!”

耳机里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:“按计划行事,你周边的情况我会替你留意,一定要把东西安全带回来!”

没再回答,一墨提起皮箱,快速走出寝室,朝校外奔去。

……

西坠的太阳慵懒地睥睨着海面,散发着风情万种的诱惑。离海岸线不远的地方是绵延一片的别墅区,在平整的柏油路上,一个身穿淡蓝色短裙的女孩儿正急匆匆地朝前走着,海风吹拂下,蓝裙被微微掀起,修长而笔直的 加之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阳光的照射下,更加曼妙动人。

海面上吹来的微风带着女孩儿身上独有的香味一直飘向很远。

这时,阴暗的角落里突然探出一个头来,朝女孩方向看去,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充满了阴毒和贪婪,这人深吸了一下空气中令人陶醉的芳香,眉毛都乐开了花,舌头舔了舔嘴唇,之后鬼魅地跟了过去……

然而就在这人跟上去之后,一墨的耳机里立刻传出了一声警告:“有些状况,小心行事!”

扬了扬乌黑的秀发,一墨嘴角划过一个弧度。这是她与老祖宗的暗号,兜了几个圈子后,按着心中的计划缓缓来到了‘水榭墅园’小区附近。

“难道是为了手里的东西而来的?可是他们又是在哪得到的信息呢?”脑海中闪过这丝杂念后,一墨摇了摇头,速度也加快了许多,因为她知道自己手里的东西是何等重要。

又走了大约50米后,突然向右一拐,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,一墨戴上了一副墨镜,身影一闪,迅速消失在一片树林之内。

绿色的灌木枝叶茂盛,地上更是坑洼不平,不过一墨对这里的地形却了如指掌,因为她为了那个计划,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都预算好了,对地形更是分析和勘查到了极为苛刻的程度。

刚进入树林,一墨便转过身来,急速退了三步,这才警觉地矮身藏在一棵树后。

就在这时,那条黑影蹑足潜踪地朝树林靠了过来,尽管黑影十分谨慎,可他哪里能想到树林里的人早已准备就绪。

就在黑影因为找不到跟踪目标而感到疑惑的时候,身旁的树上突然闪出一条靓影。

由于事先有着充分的准备,加之一墨有着极好的近身战的经验,良好的时机把控加上完美的爆发力在此刻发挥了重要作用,她在树上飞下时,凶猛地踢出了一脚。

“砰!”

被重重踢到后,黑影退了好几步方才咬牙站住,之后艰难地抬起右手揉了揉胸口。

“想不到这样不堪!”一墨的目光泰然自若地扫在黑影身上。

“快把皮箱交出来!”黑影愤怒地看着一墨,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儿打起人来会是这般凶狠,此刻胸口处传来的疼痛叫黑影的身体有些颤抖。

“皮箱倒是可以给你!”

“真的?”黑影眯了米双眼,一动未动,显然丝毫不信一墨的话。

“只要你把狗命留下,皮箱就给你了。”淡然一笑,一墨看着被自己气得有些发抖的黑影,将皮箱轻轻放在了地上,目光里渐渐浮现出了杀意。

贪婪的目光扫过白皙而又圆润的双腿,黑影舔了舔嘴唇,目光一移,最终落在了皮箱上面。眼睛微微一动,黑影鬼魅朝一墨疾驰而来,靠近一墨时我们将一起共事,身子一跃,右脚直踢一墨的面门。

“找死!”一墨向后一闪,完美躲过一击,黑影双腿落地时,手里多了一把枪。

“你以为我傻到跟你肉搏?刚才只不过是逗你玩一会儿,把手举起来!退后!”

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,一墨慢慢地退了几小步。

见一墨退后,黑影谨慎地向前走了几步,来到皮箱跟前时,黑影的目光中现出一丝贪婪之意,尽管如此,他依旧没有莽撞,而是缓缓矮下身子去抓皮箱的把手。

就在双手触碰到皮箱的这一瞬间,一道闪电直接将黑影打了一个跟头。

黑影只感觉眼前一片金星,当他意识到自己上当的时候,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上传来一阵酥麻,手中的枪也脱手而飞。

瞬间的变化,攻守双方立刻变换了角色。

“没电死你,算你命大!”淡然一笑,一墨摇了摇头,表情中充满了玩味。

“想不到你小小年纪,居然这般狡诈!”黑影终于缓过神来,怨毒地骂道。

“去死吧!”狠狠踢了一脚,一墨又用力一踩黑影的前胸, 的力度传导给尖尖的鞋跟,而鞋跟所踩的的位置正是刚刚踢的那处,两次重创叠加在一起,黑影颤粟了一下,顿时昏死过去。

就在一墨俯下身子,想要摘掉黑影面罩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。

“啊?”一墨急忙收回了手,双足发力,凭空做了一个优美的后空翻,那把暗器带着惊人的速度,贴着一墨的鼻尖倏然划过。

双足轻悄悄落在地上,一墨冒了一身冷汗。

“好险!”警觉地看了看四周,四周静悄悄的,不过那种安静却叫人感觉到窒息。

再也没做停留,一把抓起地上皮箱,箭一般地朝对面的草坪急驰,如果细看,一墨的手上正戴着一副肉色的绝缘手套。

“追!”寂静的空间内传出一声命令,七条黑影从别墅后窜出,疯狗一般朝一墨追去。

双足生风,奔跑的空隙,一墨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情况,眉头微微皱起,因为这七人的脚力甚好,离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,不过一墨对地形十分熟悉,奔跑着兜了几个圈子,确认自己与七条黑影又拉大了一些距离后,一墨这才朝着一棵高大的梧桐树跑去。

“不准开枪,要活的!”跑在最前面的黑影喊道。

“老祖宗,怎么多了这么多人?”一墨奔跑的间隙,着急地问道。

“该死,别墅区附近的摄像头应该被他们破坏掉了,按第二套计划进行!”耳内传来一声急迫的声音,显然对一墨颇为担心。

一墨的双眼渐渐收缩,速度又快了几分,若是如此,依旧没有与七条黑影拉开太多距离。

七条黑影都是身手矫捷之辈,他们的速度并不比一墨慢多少,但是一墨却通过急停和兜着圈子来绕开几人。

“包抄过去!”领头黑衣人看出端倪后,怒喊道。

然而就在七人准备包抄之时,跑在前面的一墨像是被什么绊了一跤,跌出了好几米。

“真是天助我也!快!”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叫喊了一声,七条身影的速度又快了几分,没过几秒钟,便成扇状将‘趴在’地上的一墨给围在中间。

围住之后,七人并没有一簇而上,而是逐渐放慢了速度,因为亲眼目睹了方才自己的同伙被戏耍和暴揍后,七人仍心有余悸。

“你已经被包围了,别想耍花招!”枪口之下,一墨一动不动,下一秒钟,有个胆子大的向前靠近了几步,众人目光也都瞟向了这人。

“咦?皮箱怎么不见了?”疑问声刚刚发出,领头黑衣人脸色一变,怒气冲冲地走到靓影跟前,仔细一看眼前的场景,鼻子好悬没被气歪,气愤地将靓影踢在一边,靓影滚了几个跟头,头和身体也搬了家,哪里是人,分明是一个跟一墨穿着同样衣服的塑料玩偶。

“可恶,金蝉脱壳!”领头黑衣人气愤道。

其他黑衣人的脸上也写满了疑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猜不出短短的几秒钟内,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。见过逃走的,却没见过这般逃走的,能在七人眼皮底下逃脱的,一墨应该是第一个。

“她一定还躲在附近!一寸一寸给我搜,搜不出来老子要了你们的命!”愤怒的咆哮声在别墅区内回荡,听起来颇为恐怖。

……

昏黄的灯光经过墙壁的反射照在一条靓影身上,那本来白皙的皮肤上顿时泛起了古铜色的光泽,而这条靓影的一只手里正紧紧握着一个皮箱。

这里是一条暗道,暗道从梧桐树下一直延伸到一个别墅的地下室里,而那个地下室的主人正是一墨。

“想不到如此谨慎还是被人给发现了,真的好险!”皱了皱眉,一墨身体在光滑而又昏暗的隧道里缓缓滑行。

……

明亮的灯光下,一把红木椅子上正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,她手里拿着古朴的檀木匣,目光焦急地盯着暗道幽深的洞口。

伴随着细微的声响传来,老太太脸上的皱纹才渐渐舒缓了一些。

不消片刻,一墨的身体缓缓从暗道内滑出,稳稳地站在老太太身前。

“老祖宗,幸好模拟过很多次,不然今天麻烦就大了。”长长的睫毛下,一双明亮的眼睛瞟了一眼身前的老太太,一墨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情绪。

接过老太太递过来的檀木匣,一墨顺势将其放在身前特制的桌上。

檀木匣的体积只有普通鞋盒一般大小,从棕红色的油漆表面上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,唯一与众不同的是盒子的每个侧面上都雕刻着浮云纹饰的图案。

“小家伙儿,一定要快点儿,外面的人一旦闯进来,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!”堆满皱纹的脸动了动,老太太一双浑浊的眼睛正看着一墨白皙的右手,而她的右手上,正是那些黑衣人试图抢夺的皮箱。

小心翼翼地将皮箱放在距离檀木匣20厘米的地方,一墨的手轻轻地推着皮箱,使它慢慢靠近檀木匣。

“嗯?难道是这两样东西放的时间太久,里面的电都流失殆尽了?”尽管喃喃自语,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。

就在激动的心情即将跌入谷底的瞬间,一道奇异的紫色光芒忽然闪了一下,但是一闪即逝。

“看来没出现什么问题。”皱纹堆累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丝好奇,老太太也向前走了一步,看着眼前奇异的一幕。

伴随距离的不断靠近,紫色的光芒逐渐将檀木匣包裹起来,地下室内更是紫光大盛,其绚美之色乃一墨平生所未见。

不止是她,就连旁边的老太太见到如此骇人的状况,也大为吃惊,不过,看到眼前一切时,老太太满脸的皱纹也缓缓地舒展开来,那一刻她像是年轻了数十岁。

“老祖宗,看来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“千万不要出差错,家族一切全部维系在你的身上了。”略带嘶哑的声音传出,一墨那本来坚定的脸上写满了凝重,重重点了点头,双手缓缓打开那个充满了神秘的皮箱。

伴随着皮箱的开启,一束幽蓝的光芒充满了整个地下室。

皱了皱眉,一双嫩白的小手轻轻探入皮箱内,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金属圆盘。

这个圆盘体积不大,跟平时盛菜的盘子差不多大小,但它边沿却多了八个凸起,除此之外,圆盘的正中心还有一个米粒大的小孔。

看了看时间,离16点28分只有不足15秒的时间,而这个时间也是经过细致计算的,尽管这时间极为短暂,不过对一墨来讲,却又极其漫长,因为她几乎听到了地面之上的爆破声,看来上面那七个黑衣人已经采取了暴力行动。

共 9505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篇小说的成功与否,是看它是否抓住了读者的心。这篇小说的开头,给读者埋下了大量伏笔。女特警一墨精湛的枪法,迷离的身世,步步危机的人生,给读者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悬念。环环相扣的故事让读者欲罢不能。小说里无论人物的塑造,场景的安排,都设计的合情合理。一波三折的故事读者才喜欢看,才能打动读者的心,让读者有继续阅读下去的兴趣。这篇以警为题材的小说,新颖别致,构思蹊跷,难得的好文。这个小说只是故事的开始,希望作者把更精彩的故事展现在读者面前。欣赏,喜欢,!【丁香:赵淑敏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0:28:15 谢谢老师不辞辛苦的工作,问好。

2楼文友: 1 :41:21 国涛老师编按如有不当请谅解! 做一个阳光的人,照亮自己的心,人生路上,坦然无惧!

回复2楼文友: 12: 7:01 谢谢玉米姐,敬茶。

楼文友: 1 :52:07 实中有虚,虚中有幻,小说紧扣幻这一主题,给我们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,将一墨的英勇形象描写得淋漓尽致。喜欢,拜读学习了。 福往者福来,善行者善至。勿作恶,心怀善念处世界,半夜不怕鬼叫门,善哉善哉……

回复 楼文友: 12: 4:17 谢谢山哥的支持,敬茶。

4楼文友: 15:59:11 小说构思巧妙人物突出故事精彩,赏读了。

回复4楼文友: 12: 4:41 谢谢支持,敬茶。

5楼文友: 09: : 涛哥威武,节奏快,悬念迭出,学习了。 虾米又名张翅膀. 公众号:zhangchibang2015

回复5楼文友: 12: 5:0 谢谢弟弟的支持与鼓励,敬茶。

6楼文友: 12:21:1 感觉没结局。

回复6楼文友: 12: 5:26 谢谢阅读,敬茶。

7楼文友: 1 :08:24 赏学国涛老师佳作!胜如欣赏一件绝世至宝!作品里的伏笔,犹如路标,引领着读者不敢懈怠,直至通篇读完.众多的悬念,使得作品一波三折,吊人胃口.佩服国涛的文学功底,佩服国涛对小说的驾驭能力!祝新年事事顺意!

回复7楼文友: 12: 5:45 谢谢支持,敬茶。

8楼文友: 16:40:08 恭喜老师加精!祝新的一年创作硕果累累! 花若盛开,蝴蝶自来;你若灿烂,天自安排。

回复8楼文友: 12: 6:12 谢谢支持,敬茶。

9楼文友: 17: 1: 9 文笔干净利落的于国涛又重出江湖了。我喜欢。

回复9楼文友: 17:58:04 谢谢哥哥的鼓励,敬茶。

10楼文友: 05:40:25 写的真不错,向国涛学习。

宝宝脾虚吃什么好
肠炎用药
朝阳治白癜风较好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