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设计

我叫张得

时间:2020-03-13 来源网站:石家庄汽车网
我叫张得,我爸希望我长大后有点德性,我妈则预言说长大后长得帅点,这是张得的来历。我就这样在爸妈的一言一行下长到成年,成年的意思就是可以玩得无底线,只要不坐牢,可以谈N多朋友,只要不惹得骂爹骂娘。
我很向往,因为以后的时间大把的有,天真的以为以后的日子天天是阳光灿烂,以后的日子天天像这样可以潇洒走一回。
我首先去了深圳,不知道干什么好,又出不了国,那就去祖国的最前沿感受动感之魅,深圳经过三十多年的特区发展,俨然成了一线城市的典范。近可以去香港,远可以涉重洋,美哉乐哉,不来才怪。
按照老师大人们说的先就业再择业,我就选择了平安保险,这可是深圳的王牌,地道的中国驰名商标。经过面试,面谈,面向一群有志于保险事业的新伙伴,我就算进入公司。首先培训,培训前我得先找个地方住,网络方便,很快找了一个跟人合租的地方,偏僻但有地铁,准时就好。每天早上8点报到,准点学习保险知识,上课的是位美女,苗条大方,还很亲和的那种。据说是海归,果然气质不一般,有种想冲上去的感觉,众目睽睽就只能管好下肢,等到课间,迫不及待的就上去问问题,问来问去老师感觉我靠的越来越近,问题就来了。下次就有一个专门咨询官出现,男性,很严肃,还戴眼镜的那种。本来想肆无忌惮一次,但还没有恃无恐就被安排分组。这次的带头大姐是位山东妹子,高高大大,穿上高跟鞋,遥不可及。站在旁边,很是亚历山大。想弄场风花雪月就只能自个进麦当劳要杯可乐自个爽。
保险工作主要一是找人买保险,目前大街上西装革履一半都是卖保险,还有就是拉人头,拉一个人加入保险公司就有提成,我的妈,这不就是传销吗?管不了那么多,人一旦进入一种环境,要想生存就不得不被体制化,为了更多提成,周六日都不休息,跑到人才市场,深圳大大小小的人才市场就此留下了我忙碌的身影。像一条响尾蛇游来游去。哪儿人多就往哪游,一听到响声就游过去。
是个人只要碰上,就上前打招呼,第一句话就是公式化的您好。对方一般看我们这般严肃认真又蛮亲和,一般会停留三秒,这三秒这决定了我们的提成。能拿下就可分成,分人头费,拿不下就没戏,只能寻找新的目标。
开始还很激动,毕竟时不时就有几个美女被“您好”吓倒,停下来听你认真说一通。小兰就是这样被糊里糊涂拦截下来的。
“您好!”
“您好。”
这妹子很有素养,越有素养的人越容易被留下。只要你把这份工作当成一件事业,一件了不起,一件能改变中国甚至能改变世界的事业来推广就行。这样的妹子就喜欢听这些动辄对人类有影响的事。
“我要先介绍下我吗?”
“呵呵,看您呢,你不是找我有事吗?”
“看你这么素雅,一定是高级老师?”
“高级谈不上,我是一名舞蹈老师。”
“难怪,你的气质就是与众不同。”
“是吗?还好吧。”
“特别的显眼。”
“哈哈,你说笑了,像我这样的舞蹈老师一大把。”
“您知道吗?”
我一直坚持用“您”,可能我自个也不清楚,一般开头用“您”,后面聊开了就用“你”代替了。
小兰投来好奇的眼神,眼睛真美,像在里面可以遨游整个世界。
“您像一只小蚊子。”
一般的女士听到这种中性有点偏贬义的词就会怒火中烧,但小兰可是二班的,她是东梦幼儿园二班的舞蹈老师。
“呵呵,蚊子?”
“您不觉得吗?您的出现像小蚊子一下盯住了我的视线。”
小兰隐隐约约听出了我在夸奖她,有点不好意思,表现在脸上就是脸蛋微微泛红。这样更美了,像国花牡丹那样盛开。
当时的我其实没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心思,只想让眼前这个人加入保险公司,我就可以多拿一个人头的提成费,这么多话我就没白说了。
小兰不知道往下怎么接我的话,手无意识的弄了弄裙角。
我感觉时机成熟,上去就是一句:“您好,有兴趣加入平安保险吗?”
小兰没有反应过来,或许她的心思已经飞到新疆天池上面去了。
“什么?”
“我们平安保险是NO1,您这种亲和力一定大有作为的。”
“哦,您是卖保险,您是保险公司的。”
“是啊”
我以为得手,不失时机的把宣传资料递过去,小兰也算友好的接了过去,但感觉有点尴尬,我有第六感,当时我们的思维不是同一水平线上。
小兰耳中萦绕的是浪漫+情怀。我眼中盯住的是提成+分钱。
聪慧的女孩子一眼就可以察觉出来。
“哦,这个,我先拿回去看看。”
我的第七感告诉我,一般说这话的其实就是暗示没戏了。当然真的有一两个可能过后会联系,但这种概率跟买彩票中大奖一样。
现在的人太务实,太被忙碌所裹挟。当场不能拿下,过后再说就是惯有的托辞。
“不麻烦,现在就可以看看,很好的平台,以后买保险应该是趋势。”
小兰的心思根本不在趋势上面,她的脑筋在与外星人交流中,很显然,我不是外星人,我被OUT了。
“您好,我还有事,我们再联系。”
“联系?”
我的语气透露一种失落感,但我的不甘心让我做出一个动作,改变了我的下半生。
“那要不留个电话?”
这种话对于马上急于想走的人来说,就是废话。但小兰还真是二班的,她居然迟疑了。
“留个电话吧,也算有缘。”
“不方便吧”
“也就是个联系方式。没有其它的。”我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越说越觉得心里有鬼。
当我快要放弃的时候,小兰居然掏出一个便条薄,飞快的在上面写上一个手机号,我如获至宝,一时无语。
不料,小兰说:“这个手机号我不常用。不过也算个联系方式。”
我一听,心哇凉哇凉。这下彻底没戏。我一时愣在那。
不甘心,不甘心,不甘心。我对自己这样说道,其实小兰是我今天第一个拦截成功的人,其它的人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匆匆而去,一闪而过,像都是陌生人,都准备老死不相往来。实际上,我们这些人大多数都老死不相往来。
“我不打电话,发短信可以联系上吧?”
我的眼神充满期盼,真不想这个单子就这样落空。要知道,人头概念就是蝴蝶效应。如果小兰能加入,她这种身份这种能力肯定朋友很多,也受亲戚欢迎,如果小兰能加入,她的亲朋好友都接二连三的可以加入,这些以后都可以算做我的提成,我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,只要小兰能加入,这种蝴蝶效应一旦启动那可是核爆效应。
可是我没有这种天分,我没有忽悠别人加入,然后等着天上掉馅儿饼的天赋。我没有。
小兰当时没有回答我,只是转身冲我笑了笑。
我理解就是礼貌性的笑笑。
我一直看着她离开,她没有像一般的人那样走到垃圾桶旁边把资料毫不犹豫的扔进去。她一直款款而去。直到她成了一道风景线。一时半刻留在我半夜睡不着遗憾连连叹气诉苦的对象名单里。

自此后,我脱离了平安保险,那个山东大姐说如果我们想要试用期合格,就得自个掏钱买保险,这样算来公司最不吃亏,我们组大多数人为了想尽快赚回那份钱,不得不加入拉人买保险或者拉人头拿提成的行列中。
我在想,我不是保险公司的妈?保险不是未来趋势吗?为什么我们就没有自觉的想到应该先替自个买保险?当时,我们组都没人想到。我们权当卖保险是一份能快速来钱的活。当然,平安保险每天都在不断的招人,这些人想进来就得先掏钱,掏自个的钱才能进入公司。这不就是传销吗?新闻里不是明确说任何公司不能事先收受应聘者的钱财?这下变成变相收钱,对公司百利无一害。
真是,多多益善,人越多公司业绩越多。
但是对于我们来说,是百害无一利,我们丧失了对保险的敬畏,也流失了我们仅有的信心。我们不是在操盘一份事业,我们就是拉皮条,我们就是坑害人。只要对方像黄盖,我们扮作西装革履的周瑜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好。
我没有忽悠人的本事,我没有在拉皮条上树立宏大目标,就预示着我该走人了。最后,我退了我的保费,算是止损,小亏了一点点。拿着不多的钱开始了新的工作旅程。
在平安保险公司,我认识了一个同仇敌忾的哥们,人称小王,开始感觉这人像王八,嘴很碎,但近观,感觉有乌龟的韧劲,矢志不移的痛说着保险公司的黑幕。我就当听八卦,我不愿意相信,因为我怕我相信了我的心也就死了。我宁愿对这些所谓黑幕熟视无睹,也要保持一颗阳光乐观的态度。
我相信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些,还是好事多些,虽然有些坏人,有些不尽人心的地方。刚到深圳,举目无亲,漫漫长夜,有个人聊天,偶尔打发下时间,也算一个朋友。我们不打不相识搬到一起住,同住一个屋子,小王住下铺,我住上铺。当时深圳很多这种出租房,都是像我们这些初来想图便宜找个地方歇脚的闯入者。
我喜欢住上铺,好歹算个独立空间,虽然糟杂声不可避免的会淹没我的所有。但住下铺却是小王的爱好,他希望晚上抬脚就睡,早上一滚就醒,下铺最适合他。
我还是保留我家族的一点点传统。我爸我爷爷都是军人。我就不当军人军官。我就想好男儿志在四方,但整整齐齐还是保留了。起床后,我习惯性的会简单整理下被子,床铺,看起来舒服舒心后,再下床,干别的事。
这是种打折式的洁癖,小王如实说。
我不承认,我不喜欢用“洁癖”这个词,好像这个词专属于小女生似的。我后来说我是一种爱干净式的生活。
我爱干净,小王随便。也好,他没有骚扰我的床,我也不会添油加醋弄乱他的床。
我有意识地坐凳子上,靠在窗边,看会书,瞅会窗外,很想像希区柯克似的通过后窗发现惊天动地的事。
深圳的事都很务实,不是上班,就是在赶往上班的路上。歇了几天,心着急了。开始上电脑阅报纸,找寻招聘消息。
一次,拉肚子,冲进厕所,一坐上,就传来稀里哗啦的拉稀声,一拉完,就后悔,因为没有带纸巾,这可是公用厕所,如果光着屁股出去丢人就丢大了。还好,马桶后盖上有人没用完的报纸,用报纸擦屁股对于我来说那都是小时候的回忆了。现在都这么大了还用报纸,真不是与时俱进。
我不管了,但心不甘,还在想其它的法子,仔细听外面的声响,看小王有没路过。半天过去,没人,突然忘了,都上班去了。估计小王还没起床。没办法,我只得小心翼翼的用报纸往屁股下塞,动作很慢,慢的我都可以看见报纸上写什么,一不经意看见一则“轰动消息”,台湾亚洲第一演讲大师陈安之公司要招生了。
我撕下这则消息,屁颠屁颠就去陈安之公司应聘了。这家公司在一栋大厦里,很高的大厦让我肃然起敬,初出校门的我们往往对这种高大上显得高不可攀,越不可攀就越要去攀。兴奋的上楼,填表,然后满怀期待的等待好事临门的一副心态,然后被告知需要交钱,买一张陈安之演讲会门票,理由很充分,你想成功,都不去亲自感受下说得过去?当时,没什么钱,只想混进去看看陈安之真神本身,就说没钱,有没有其它门道?当时接待人马上换副面孔,敷衍似地说在后等着,交钱的都事先走了。没钱的听说要筛选一些,我马上打了鸡血,腰板挺直,一副自信满满,舍我其谁的神态,雄赳赳气昂昂地坐了下来。不让站。都坐在两边的角落里。
终于,陈安之真神来了,说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话,然后让自我介绍,轮到我,我就诙谐说我是一个小学生,但够长,当场陈安之旁边的一个助理什么的说,什么够长?我本来说,我野心够长,因为我从陈安之的话里感觉到他需要的是一个人无限的野心。我就强调野心。可是,那个助理什么的这样一说,一些人就起哄了,说,要那么长干嘛用,女人都只要成功的男人。你算成功吗?我一时哑口无言。我现在这个状态肯定谈不上成功,刚想反辩,陈安之那个助理说,下一位。
最后,我居然被“录取”了。我高兴的就差活蹦乱跳了。回到住处,一副江山尽收眼底的豪情,望着远处地王大厦,说,我来了。
开始了训练,一个教官模样似的人开始就在面试那个小地方让我们学习,好好听课,讲课内容就是刺激你行动起来,怎么行动,一定要全身心投入进去。人的一生,不投入一次怎么对得起还没逝世的父母?我没听错,是没有逝世的父母。
这个什么意思?大概意思就是你得为了父母去搏一回。怎么搏?一连三天,就是讲的这个,上午讲,下午就让分组去挨家挨户推销陈安之大神下月即将举行的演讲会,我们倒是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一楼一楼的扫,一家一户的敲。有反映的,更多的闭门羹的,这张票很贵,一般的住户扫一眼,就直接关门,路上的行人一看又是推销,就调头就走。从早到晚,我们二组坚持了三天,一共推销出了一张票,还是我们组长找到了舅舅的公司,他舅舅帮忙买了一张。说我没时间的,先说好,你要看就直接拿去。最后,这张票落到了组长的包里。为此,那个教官特地表扬,因为一共三组,就只有我们组推销出一张。我们组都给组长投去羡慕的眼光,同时一身肃然起敬也冉腾起来。组长大人更是沉浸在洋洋得意之中。按照规则,我们二组肯定留下。

共 19015 字 5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张得本以为成年了可以玩的无底线,然而生活是复杂而残酷的。他步入社会,到处应聘,却屡次三番不顺利。在第一次推销保险时,他认识了一个姑娘“小兰”,是个幼儿园老师。她与众不同,给张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以后的几次工作中,他遇到过多位姑娘,虽然有的冒过火星,但均未结果,有的甚至花都没开。在他心里,最放不下的只有“小兰”。因为她聪明,能洞悉他的一言一行及背后的意图,甚至感觉她有一种神力。后来他们曾有过一次巧遇,聊得很欢,像对恋人,但没发展。张得没有骗过其她姑娘,但却骗了“小兰”,说有一个公益项目让她帮忙,一起去了边区。谁料最后反被“小兰”骗去了满洲里,因为她的妈妈就葬在那里。在那里,张得知道了“小兰”真名叫马赏,苦难的身世与自己十分相似,互相的“欺骗”,竟让他俩走在了一起。无缘的人,犹如浮萍,留不住,终会走;有缘的人,犹如狗皮膏药,甩不掉,终成双。小说语言清新风趔流畅,情节描写细腻生动,人物刻画饱满传神,故事编排巧妙有序。作者笔力厚道,文章异彩纷呈,引人入胜,力荐共赏。【编辑:醉童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7070 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7-06 1 : 7:21 作者你好,小说十分精彩耐读。欢迎继续赐稿系统短篇栏目。
2 楼 文友: 2017-07-06 1 :4 :22 还望注意两点:一是对话每句话最后引号前别忘加句号等标点;二是别每句话分段,有的甚至半句就分段,像在写诗,编排了好半天。最后祝创作愉快!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7-07-10 15: 6:16 非常感谢,辛苦了!!
 楼 文友: 2017-07-07 11:1 :59 欣赏佳作,恭喜老师美文加精,期待更多精彩!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!
4 楼 文友: 2017-07-07 1 :07: 7 拜读老师精彩美文,欣赏学习,祝贺精品,遥祝夏安! 千里追梦,始于足下。
5 楼 文友: 2017-07-07 1 :22:59 恭喜你文章获评精品,祝你佳作不断!
8 楼 文友: 2017-07-08 08: 2:27 恭喜作者,喜获精品,已收录小说栏目精品典藏,候选绝品。期待你的下一个精彩。您的作品已经达到优秀作者资格,欢迎加入江山优秀小说群,群号码:5605 5959期待您的光临!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
常州治疗癫痫病费用
治疗勃起功能障碍进口药物